何处寄相思
为了爱,她义无反顾地嫁给落魄的他;可当他位高权重时,他却风光迎娶了另一个女人;她将一生当赌注,最后输得一无所有;先爱先输。这个道理她明白得太晚了……
第1章 阿无

大雪纷飞,腊梅点缀着寒冬,成了那冰天雪地里唯一一抹颜色。

雪地里,一个单薄的身影一拜三叩,身后是绵绵不绝的脚印。

从城门到王府门口,阿无一路叩拜过来,早就冻得浑身僵硬。

“王爷,你答应过我的,只要我跪了,你就一定派兵救我兄长!”

阿无跪在王府门口,尽管声音发颤,但她依旧挺着腰板,直视如今朝廷上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顾王爷。

顾长君睥睨阿无一眼,一言不发,转身进门。

阿无倒在地上,旁边的丫鬟小梅立马迎上去,将披风盖在阿无身上,带着哭声道:“王妃,您这又是何必呢?”

阿无踉跄着站起来,小脸冻得发紫,面无表情道:“我没事。”

一处偏僻的小院。

阿无蜷缩在一处角落里,小嘴里哼着兄长教她的歌谣,眼泪一窜窜往下流。

她本来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,取名阿无,意在一无所有。

可有一天,她突然拥有了一切,被丞相府收留,她有了疼爱她的兄长,十六岁宫宴,她遇上了那个让她心跳不止的男人。

家人,爱情,她都拥有了。

只可惜,这幸福底下全是阴谋。

丞相之所以收留她,是因为不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当初那个容颜尽毁,断骨残废的顾长君。

兄长维护她,只是不希望她察觉此事。

顾长君娶她,只是因为他娶不到他的心头爱,才将就娶了她。

如今,顾长君恢复容颜,位高权重,他有能力拥有属于他的一切后,她再次成了阿无。

一切都离她远去。

她,再次一无所有……

夜。

阿无躺在床上,下午的长时间叩拜,冻伤了她的膝盖,大夫让她这几天卧床休息。

小梅端着汤药进来,左脸盖着一层厚厚的粉。

“王妃,喝药了。”

阿无扫过小梅一眼,将药一口饮尽,在小梅转身离开时,她开口问:“谁打的你?”

小梅脚步一顿,声音有点慌张,“没有,我不小心磕到的。”

这时,门突然打开,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进来。

看到门口的人,小梅吓得急忙请安,“王爷。”

顾长君浑身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气场,阿无抬头看过去,浓烈的爱意下隐隐闪烁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恨跟懊悔。

“三天后,雪儿将成为我的平妻入住王府,你打点好一切!”命令式的语气,淡漠的态度。

阿无自嘲地勾了勾唇,“我知道了。”

嫁进王府三年,在顾长君最无助的时候陪在他身边,她一直尽心尽力照顾他,却始终比不上他心头白月光。

她竟然输到这个地步!

顾长君好像很不满阿无的态度,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,冷声道:“别出岔,要不然我饶不了你!”

阿无别过脸,淡淡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顾长君抿着唇,甩袖离开,冷风在屋里呼啸而过,带走屋内最后一丝温度。

阿无抬手,擦擦眼角的泪水,心头一阵发痛。

她永远忘不了三年前,顾长君掀开她红头盖时的那个表情。

愤怒,惊恐,就好像娶了她是一种耻辱。

她以为时间能改变顾长君对她的看法,可三年过去了,他对她的厌恶只增不减。

也许,她做再多,也改变不了男人对她的看法。

这场爱,一开始她就输了。